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2018-09-15 05:02   作者:麻客   出处:门户网    

  导读: 1934年的辽宁营口,一个女人正在台上说着西河大鼓的著名唱段《杨家将》。流星赶月的调子一起,台下轰然叫好,她忽然感到腹中的胎儿动了动。 单田芳差点生在书台上。那时候他还叫单传忠,出身曲艺世家,听着“下九

1934年的辽宁营口,一个女人正在台上说着西河大鼓的著名唱段《杨家将》。流星赶月的调子一起,台下轰然叫好,她忽然感到腹中的胎儿动了动。

单田芳差点生在书台上。那时候他还叫单传忠,出身曲艺世家,听着“下九流”的调侃长大,一门心思要做个体面的医生。谁知天不遂人愿,考进东北大学后他生了场大病,家里人说:“得,你还是学评书吧。”

于是1954年,单传忠拜李庆海为师,改名单田芳。从此这世上少了个大夫,多了个评书先生。

翻开单老爷子这一生,便是一段跌宕起伏的近代史。一百年动荡,七十年家国,靠这一把雅号“云遮月”的嗓子,硬是敲打出一段永不消失的电波。

评书式微,大师陨落。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2018年9月11日,单老先生于夏秋之交的北京离世。

一个时代离开了。

两千年后,每一位大师的离去,都会引发一番互联网的感慨。

巴金、南怀瑾、杨绛、蒋英……这些见证过中国百年动荡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。也就是在单老先生离世的前四天,著名相声大师常宝华和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亦先后离开人世。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这是一个群星陨落的年代。


【跌宕一生】

曾有人说,每一位老人的离去,便是一座博物馆的消失。好在单老先生有先见之明,讲了一辈子故事,也为后人留下了一本书,讲了自己。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《言归正传》



单老曾说自己“充其量只是个平头百姓,草根艺人。我既无丰功伟绩,也没有叱咤风云”。可就这么个平凡人的故事,却比他口中许多传记还要跌宕起伏。

1931年的东北,南满铁路枪炮轰鸣,一个时代的悲剧拉开帷幕。西河大鼓和弦音回响了整个童年,单田芳帮着父母抄段子和书词,将几部长篇传奇背得滚瓜烂熟。

乱世求生,他看尽人间疾苦,差点死在1948年的长春。解放战争后,好不容易在鞍山靠说书过上安稳日子,却又被打成了“现行反革命”。搞文艺的在那段日子经历了什么,《霸王别姬》中可见一斑。从农村逃出来后,他像个特务似的躲了四年,靠吃苞米面活着,直到1978年平反昭雪。

单老先生在书里写道:“那年,我44岁,重返舞台。”

两世为人,一切从头再来。

改革开放后,评书也不一样了。以前的舞台在茶馆里,在戏园子里,一呼有百应。如今却是在电台里,面前束一根麦克风,对着空荡荡的录音棚。

当时为了这“空荡”发愁的单老一定不知道,他的声音后来随着无线电波传遍了千家万户,造就了“凡有水井处,皆听单田芳”的盛况。在那个电视不普及,互联网还没影儿的时代,他沙哑的嗓音刺破寂静的深夜,把劳碌了一天的听众朋友带进一个刀光剑影的世界。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正像九零后在听到“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”的时就会下意识转头一般,在上一代的记忆里,单老那极富辨识度的“且听下回分解”和“书接上回”,如集结号一般嘹亮。


【评书漫谈】

写到这里,我反倒想写写评书本身了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在一个媒体极度发达的时代,评书已经在逐渐消亡了。它像京剧和快板一样成为了文化的废墟——可以当做艺术品来观赏,却难以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而壮大。

但它有一点和当下媒体是相通的——它是一种讲故事的方式。

在被时代淘汰的产物中,评书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君不见清末明初拉洋片还是时髦产物,两千年前皮影尚为宫廷御戏,如今皆已作古。即便是当下流行的4D电影,也很可能在不久后被虚拟现实所替代。

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,只有“故事”本身被保留了。

作家,编剧,导演,评书先生,说来说去,是一群讲故事的人。

我们致敬单老先生,我们怀念单老先生,因为他在一个没有电视和网络的时代,在一个连“识字”都未能普及的年代,用“故事”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。

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
中国人骨子里尚侠,他讲得便是江湖夜雨十年灯。少年人善恶未分,他讲《白眉大侠》,讲《贺龙传奇》,讲得是忠肝义胆和家国情怀。

电波一通,收音机旁的少年们单听他念一段“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。善恶到头终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”便足够热血沸腾了。

评书,故事,在那个年代甚至拥有一种“教化功能”。

其实那个时候风靡的作品都类似,你不能说他中间没有“恶”的东西,但没有“恶”,何来“善”,更何况它保留了一部分传统文化的精气神。

人在少年时代,总应该听一些壮丽而辽阔的故事。英雄史诗与剑指江湖,应当是比光头强和灰太狼要好些的。

大师离世,长歌当哭,不仅为了星辰陨落,也为他口中那方消散的浩渺江湖。

其次,得有一种艺术形式,让“阳春白雪”之外的人群也能欣赏。

单田芳评书的成功之处在于,他将阳春白雪的东西,用一种最为大众所接受的手段表现了出来。曾有报道,最多一次,全国有1.3亿人在听单田芳,其风靡程度当得起一句万人空巷。

在单田芳最为流行的七八十年代,中国仍在和文盲率作斗争,偏远山区连电视信号都收不到,让这一部分观众去直接欣赏译制片和艰涩的外文翻译名著,想必不太现实。

单田芳的评书填补了这一部分的空白。

民国剧《红色》的编剧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

   原标题:老艺术家前辈千古:奉献了一辈子 自己在江湖里飘摇

  
网友评论
  • 可用表情:
  • 昵称:    
    本主题已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[查看全部]
    最新图片
    • 陈小奇作品下周“唱”到北京 ktv酒瓶门
    • 郑爽发声明证陈嘉上没有性侵:谣言是凭空揑造
    • 港普说唱引热议!蔡少芬自认普通话:一直都不
    • 《新白娘子》为何找女子演许仙 赵雅芝这样回
    • 多多首次做手工兔子心灵手巧 无名指戴戒指引
    • 林志颖儿子Kimi画全家福 将弟弟保护在臂弯超
    • 《妖猫传》被指存在抄袭 陈凯歌被诉赔偿300万
    • <strong>终于不是黑凤梨!邓紫棋手捧金凤梨调皮炫耀 </strong>
    • 李萌曝光签署的捐赠协议 力证杨幂方
    • 网友梵蒂冈偶遇王大陆姜汉娜 二人同游恋情疑
    • 社会我爽姐的性格有人敢性侵?造谣者低估了郑
    • 港片
    火爆话题
    性感美女 关闭广告
    清纯美女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