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|“无赖”陈铭

2018-12-09 06:11   作者:麻客   出处:门户网    

  导读: 《奇葩说》第五季,陈铭登顶“奇葩之王”。他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终点,但他很怕站在峰顶。陈铭不只一次说,他属于攀登型人格,乐趣就在于一直向上。 这让陈铭身上有了股韧劲儿,这股韧劲儿不仅贯穿在他的辩论中:

《奇葩说》第五季,陈铭登顶“奇葩之王”。他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终点,但他很怕站在峰顶。陈铭不只一次说,他属于攀登型人格,乐趣就在于一直向上。

这让陈铭身上有了股韧劲儿,这股韧劲儿不仅贯穿在他的辩论中:他十几年只玩一款游戏;喜欢一个姑娘,就从本科一路追到博士,这股韧劲儿在感情面前显得有些“无赖”。

他也是知识的获益者,但他没有自我消解,对丧文化的语境狂欢保持谨慎,努力在外界期待和自我表达之间拿捏尺度,保持平衡。陈铭说,“人间值不值得”是个选择,当你选择了人间值得的时候,它还有值得的可能。

专访|“无赖”陈铭


圆融

武大研究生院辩论队招新那天,微微下着点小雨,陈铭磨磨蹭蹭不想去面试。

“你必须去。”太太刘吉桦开车把陈铭送到面试地点,“你过了,我还把你拉回去,没过,你就自己走回去。”十多分钟后,陈铭从楼上下来,“过了,让我当队长。”

刘吉桦说,陈铭的每一步,都是她拿鞭子“抽”出来的。《奇葩说》第五季,陈铭拿到了BBKing。

节目开杠环节,詹青云说“物理大厦已经落成”,坐在对面的陈铭一直在等她说后半句,“还有两朵乌云”,结果迟迟未出,他才意识到,对方没有准备告诉大家,“那我有义务告诉大家。”

那场辩论中,双方都用了险招。观众都津津乐道于这场“神仙打架”式的短交锋。陈铭是专业辩手出身,物理学著名的“两朵乌云”理论并未超出他的知识储备,读书时,新闻出身的陈铭还旁听过物理学院量子力学的课程。

对一个优秀的辩手而言,各个不同学科的入门级读物是必读书单,有的书需要反复读。直到现在,陈铭一直保持每周三本左右的阅读频率,知识涉猎颇广。

隔三差五,陈铭会给刘吉桦列一份要买的书单,最近买了本数学书,不过他觉得自己还不具备看懂这本书的能力,为了看懂它,还需要做些别的努力。同样是博士出身的刘吉桦翻了翻,连符号也看不懂。

限于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不同,不是每个辩题都能让辩手找到兴奋点。《奇葩说》另一名辩手熊浩不讳言,在他眼里,“所有鸡毛蒜皮的题都是垃圾题”,但陈铭不是,从宏大叙事远距离到哲学思辨夜深人静,陈铭都有稳健发挥。

熊浩是实验辩论的发起人,他评价这几位老朋友,“黄执中像黑洞,深不可测,马薇薇像流星雨,无踪无迹,陈铭像高规格宇宙飞船,把人送到外太空,还能安全送回来。”

马东毫不吝啬对陈铭的褒奖,“他就是《奇葩说》的‘水准担当’,他不是最有特点的辩手,但属于没他不行的辩手,他能把节目水平固定在一个智识含量、逻辑含量都比相对稳定的状态,这就是一个职业辩手的能力。”

《奇葩说》的裁判是每期不固定的100位观众。“看正常的辩论赛,很多人就想睡觉了。”熊浩打了个比方,严肃辩论赛和《奇葩说》的区别,就像跳一段舞给裁判看和观众看。跳给裁判看,舞者可能更注重舞的意蕴,但跳给观众看,就得拼命翻跟头,“我们平常都不怎么翻跟头,一到这翻跟头,就会闪着腰。”熊浩反观自己,“是特别漂亮的宇宙飞船”,飞出去,散架了,“我为什么会垮,就在于我硬凹,而陈铭已经圆融了。”

陈铭的圆融并非一蹴而就。第二季有一场辩论,陈铭对范湉湉发起奇袭,对方以“满嘴拉痢疾”的方式死守。自从站起来,陈铭就没说一句整话,最后默默坐了下去,“她出来跟我吵,我就梗在那,我说你这不讲逻辑啊。”

《奇葩说》的赛制与严肃辩论不同。马东解释,有点像拳击计点数,点数打够就赢了,“结果出来个板儿砖。”

马薇薇跟陈铭认识小十年,录制现场,她秃噜嘴说了一句话,“到底什么辩题才能让陈铭屏蔽掉在世界中心呼唤爱?”节目播出放大了辩手之间的相互diss。

“好笑”,是陈铭当下的第一反应,进而是困惑,“有吗?然后一想,还有点像,因为都跟爱有关系嘛。”到后来辩论时,一说话大家就笑,呼唤爱啊,撒鸡汤啊,它已经成为一个负面评价了。

“在我的理解中,鸡汤跟有逻辑的表达核心区别就是,背后有没有一个完整的推演架构。”他举了个例子,“你问我该怎么成功,我说你每天起来对着镜子喊21遍‘我是最棒的’,这个叫鸡汤。”

在马东看来,“在世界中呼唤爱”对陈铭而言,是崩溃的,甚至是破碎的。

跟陈铭聊天时,熊浩隐隐感觉他不喜欢“呼唤爱”这个标签,“他可以接受,但不喜欢。”在他的印象中,陈铭比这个标签丰富太多了。

“你怎么办呢?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实力来,你要用实力和时间告诉大家,我不再撒鸡汤了。”陈铭复盘道。

专访|“无赖”陈铭


人间值得

“下饭”是马东给《奇葩说》的定位。“在本就令人纠结的时代,带给人轻松愉快的感受足够了。”每次录节目,马东都穿得“跟降落伞似的”。

杨奇函在节目中说,他每晚都问自己一句话,“今天你比昨天更博学了吗?”坐在嘉宾席的李诞接梗,“我也会问今天我更博学了吗?没有。不过没有关系,安稳地睡去。”

杨奇函的自省很快被欢快的气氛消解。没人往深了说。

“一上热搜,油腻到喜欢,第二次上热搜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没有几句是好的。”看到这样的热搜,陈铭也有些尴尬,但这样挺好,有人味儿,太正太主流了,就会给人几种感觉,第一很假,这个人很虚伪,装得人模狗样的,第二,大尾巴狼,是不是有什么坏心思啊。

从第三季开始,陈铭就不写稿了,场上变化太大,备了稿用不上。陈铭说,这次录制最大的收获是他学会享受“不要脸”、摆脱束缚的表达,“那一瞬间有种自己打败了自己的感觉,倾吐欲非常强。”

陈铭摸到点门道。当外部环境太正的时候,“我上来跟大家说向善,学习知识,我就显得很滑稽。”当吵架式的说话成为主流时,严谨的逻辑表达就占了上风,“再加上你讲得确实有点道理,就觉得你好厉害。”

在陈铭看来,舞台真正的挑剔在于,所有观众对静止的责难,大家不仅要求你厉害,而且要求变着花样厉害,本质上我们在跟观众的期望值做抗争。

“没有钱要不要生孩子”这场节目播出后,他收到数百条网友私信,因为他引用的一个心理学知识,解开了很多人的困惑。这种收效让陈铭吃了一惊。

陈铭开始尝试在每段发言中,有意识地用一个学科观点跟辩题挂钩,在公众期待和自我表达之间寻找一个尺度,既精准又不说教。

陈铭在台上越来越圆融,在熊浩眼里,陈铭是一台恒温装置,只要有他在,场子就不会冷,他能跟各种人找到话题,是队伍当中最有凝合力的人。

他不承认自己“油腻”,“真不是,我不喜欢串儿,也不喜欢枸杞。”

决定参加《奇葩说》时,他是冲着好玩儿来的,看着很多老朋友在。但是现在,除了痛快说话,他还想传递点什么。

出于一个老师的职业惯性,他总有一种对公众表达的“道德责任”,这可能给观众带来压力,他有时也自省,“这不是个好习惯”,但自己改不了。

   原标题:专访|“无赖”陈铭

  
网友评论
  • 可用表情:
  • 昵称:    
    本主题已有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[查看全部]
    最新图片
    • 陈小奇作品下周“唱”到北京 ktv酒瓶门
    • 郑爽发声明证陈嘉上没有性侵:谣言是凭空揑造
    • 港普说唱引热议!蔡少芬自认普通话:一直都不
    • 《新白娘子》为何找女子演许仙 赵雅芝这样回
    • 多多首次做手工兔子心灵手巧 无名指戴戒指引
    • 林志颖儿子Kimi画全家福 将弟弟保护在臂弯超
    • 《妖猫传》被指存在抄袭 陈凯歌被诉赔偿300万
    • <strong>终于不是黑凤梨!邓紫棋手捧金凤梨调皮炫耀 </strong>
    • 李萌曝光签署的捐赠协议 力证杨幂方
    • 网友梵蒂冈偶遇王大陆姜汉娜 二人同游恋情疑
    • 社会我爽姐的性格有人敢性侵?造谣者低估了郑
    • 港片
    火爆话题
    性感美女 关闭广告
    清纯美女 关闭广告